传统的“华夷观”,是如何让明朝走向万劫不复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22 00:44   浏览:
正文

客观地说,明末辽东复杂多变的民族关系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传统“华夷观”中封闭、片面、狭隘的消极因素发挥了重要作用。

所谓“华夷观”,无疑是儒家最早提出的“民族观”,也是中原王朝处理民族问题的基本原则。简而言之,“华”代表文明、高贵、本真。“夷”代表野蛮,是诸侯。孟子老人的一句话“听说夏变蛮子,没听说它变蛮子”,就是对这种思想的生动诠释。

扩展阅读:

金人眼里的“中国”、“华夷”和“正统”读书笔记:契丹人眼中的“中国”、“华夷”和“正统”“华夷之辩”的沉浮:10至13世纪中华世界的分裂与再统一纵观历史,民族矛盾一直是困扰中原封建王朝的结构性问题。明朝中后期,随着政治经济危机的加深和民族矛盾的激化,“华夷观”保守封闭的一面始终在社会上盛行。

比如“耿旭之变”结束后,痛恨蒙古(安汉)的嘉靖皇帝“为幽怨所扰,最厌恶“夷弟”的字面意思……在世界神庙的旧时代,为“夷弟”所写的每一个字都会极小,每一道圣旨、每一章都稀稀拉拉,他要把中国尊为一介洋人”,甚至“驱逐忽必烈”。

扩展阅读:

读书笔记:明朝人是如何评价元朝的?一文概述:为什么明朝如此抗拒“和亲”?那么问题来了,华夷观如何“加速”辽东女真的崛起,如何将明朝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我查了一些资料,然后和你简单谈一谈。

1)明廷眼中的“北虏”和“东夷”

在今天看来,明廷与“北虏”蒙古、“东夷”女真的关系,可谓“伐而不辍合理化也乱”。长期以来,蒙古、女真等民族的文明程度远远落后于明朝,因此明廷在处理辽东民族关系时始终强调和践行华夷观的封闭性一面,歧视并不少见。

1)政治上:基本持轻视、轻视甚至仇恨的态度。

蒙古、女真合称“鲁”、“夷”,无疑显示了明代“自重”的心态。

作为“治政”的首辅,张在《诗书》中说:“自贵年以来,鲁(蒙)日深,其边事久弃。....然而,我以为鲁就像一只野兽,如果不被创造出来,它将遭受不止一次的痛苦”;至于要求额外奖励“彝族”的女真人,他想:“这个数字一增加,就成了旧案,唐藏人收入有限,养狗养羊的欲望无止境,年数增加,就有了好年纪?”

士大夫歧视少数民族的趋势也助长了不和谐因素的滋生。例如,理学家屈曾说:“人言之异,其乐无穷。”被歧视的感觉难以言表。

值得深思的是,明代史料中对努尔哈赤的记载经历了一个由轻视到憎恨的过程。起初,明廷对建州女真首领表示蔑视。比如晚明《辽易略》序言中写道:

“我不知道奴隶(努尔哈赤)只是民间的一种耳朵,但操纵和倒置的线索原本掌握在中国手中。贾超陵说:“以夷制夷是中国的绝技。”请评论一下辽一略的中考。丈夫从来没有失去过主人,只是狗和羊互相啃咬,把骨头扔到地上打架。"

随着建州女真势力的日益壮大和屡次“犯事”,明廷的仇恨迅速加剧,对努尔哈赤的评价也越来越苦。“女队(努尔哈赤)善变,反复无常,人在俄罗斯,狗和羊在俄罗斯,狼在俄罗斯,蜂蛰在俄罗斯。”

延伸阅读:太阳像血。夺取全国大权的大明精锐为什么会被萨尔胡打败?

萨尔浒战役后,努尔哈赤率军乘势攻克沈阳、辽阳、辽河以东70余座城市,辽东大部分地区被纳入囊中。损失惨重的明廷此时无法组织有效的反击。

为了“泄愤”,他们用恶毒的语言污蔑努尔哈赤的家人:“当初李宁远(李)把诱到城下,攻打杀了他,杀了他的祖父(努尔哈赤),而奴才酋则被死压得喘不过气来,奴才(努尔哈赤)是一只烂鼠耳的孤豚”;“控制鲁智深控制易,就像浣熊打老鼠,老虎打驴子,都在你的手掌里。”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644年,在萨尔胡战役结束26年后,明朝被彻底摧毁。3月19日,李自成大顺军攻占北京,崇祯吊死景山公园。4月24日,清军一路向西离开山海关,全国各地面临一路下降,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效抵抗。5月2日,清军不流血占领北京。

1645年5月22日,在位仅一年的洪光皇帝被俘,南明陷入分裂,没有统一的核心领导。1662年6月,随着李咏皇帝的去世,清朝实际上完成了中国的“真正统一”。

扩展阅读:

一文概述:明朝灭亡,到底冤不冤?读书笔记:“外国老铁”是如何帮南明小朝廷续命的?2)经济上,“闭市”是“驯服”的手段。

整个明代,明蒙与女真的贸易集中在镇北关、清河关、关、新安关、富顺关的“马市”。“每个月第一天到第五天,16号到22号开两次。每一个驿将把关,把马匹和土货,从外地派官入市,你有货,可以和他平等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明朝与女真人和蒙古人的贸易并不完全平等。以辽东为例,明朝官兵购买人参、强征貂皮、穿越马市等行为屡见不鲜,如果不反抗,就会受到“闭市”的威胁。例如,《明神宗实录》记载:

“第一,7月份,彝族人进入市场喝广场酒。加入后,他有一个弟弟,大臣,和苍白的头军队,刘佐,降低价格,迫使城市抹去几十个易名单,和几个死亡。因此,城市很生气,想报告他们的不满。.......因前宗首领陈在八尺宽,杨、清河、富顺之间设宴,揭秘王屋堂,使缚族得中国法,得贡城如故,或以兵砸巢后,夷人皆不见,封城。”

明朝官兵通过马市牟取暴利的行为,引起了女真人的强烈不满。明廷得知建州女真首领王高(疑似努尔哈赤的祖父)表示“反对”后,立即献上“绝贡闭市”的杀手锏,取得了“成效”——“高及其部众首领以绝无市赏其困局,赴孤山为帮手,自给自足”。原本应该发挥互利安定团结作用的马市,在明末成为辽东各级官员谋取自身利益的“聚宝盆”,为进一步动乱埋下了伏笔。

同时,我们也应该承认,明廷一直控制着与东北各族贸易的主动权。在认识到东北各民族经济制度的缺陷后,被华夷观“冲昏头脑”的明代各级官员,将市场的开阖作为治理东北的重要手段。

明廷在意识到努尔哈赤有“大志”后,试图用这种手段遏制他的发展。当时,人参是建州女真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明廷试图以减少人参购买为由,强迫努尔哈赤“服软”。“努尔哈赤善于参与谋利,这条路想在城市的易中墨减少,让商贩越来越瘦,人参卖不出去,财力不充裕,就会求饶。”

“可惜,”明廷的小计划泡汤了空。停止互市交易后,建州女真的烂人参在两年内达到十几万斤,损失惨重。但是,俗话说:“穷则求变。”努尔哈赤创新了人参的保鲜技术,最终“慢慢卖了,果实的价格往往成倍增长。”。也就是说,努尔哈赤用“科技”斩断了明廷的“经济枷锁”,为日后“谋反明”奠定了经济条件。

3)军事上:“听话的就听话,不听话的就来。”

明朝中后期,明廷的战略防御重点由蒙古转向女真。对于“不听话”的女真人部门,明廷毫不含糊地实施了雷霆万钧的军事打击。

遣兵造反后,“太守请绝曲公,都督李誓十月破巢,斩陆(彝)者,皆得一千一百四十等次。”坦率地说,李对的报复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威慑作用。

然而,明朝的一个官员漠视人命,“杀夷取功德”的行为也屡见不鲜。1583年,李率军围攻建州新宾满族自治县的村。建州女真见明军势力大,主动打开城门,主动投敌。然而,在李攻破城池后,他食言了,士兵们屠杀了城中的老幼,杀害了2200名无辜的军民。

对老弱妇孺的残酷,激起了辽东各族人民的强烈不满,民族矛盾进一步激化。

2)明廷、女真与蒙古的“三角关系”1)明廷与蒙古。

明初以来,袁世凯虽然退守长城,但在政治上却不甘失败,经常骚扰和入侵明朝边境,双方关系紧张。然而,在双方对抗的大部分时间里,蒙古内部没有统一的核心力量。所以蒙古很难对明朝造成更深的威胁。

扩展阅读:

被压制百年的“黄金家族”:北元大汗们的凄凉血泪史一文概述:为了做蒙古大汗,也先动了哪些“小心思”?“来去自如”的朝贡:任性“小王子”达延汗时期的蒙古与明朝至于蒙古的防御重点,明朝朝廷主要集中在军事和经济方面。

边墙是明代为防御蒙古入侵而修建的大型工程,同时还设置了“九边”镇,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鉴于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一直是保卫蒙古的前线军事要地,明廷将辽东总兵府设在这里,而不是政治中心辽阳。

同时,明廷还采取利诱、威胁等经济措施,迫使蒙古“不敢造次”。比如明朝坚持“货禁”,即“兵器、铜、铁禁”,有时甚至连锅碗瓢盆、茶叶、食盐等生活必需品也禁。再加上长期的内部不团结,蒙古对明朝只有经济上的要求(比如通贡和互市贸易)。

比如“汉纳吉降明(1570年9月)”事件后,安与明廷展开了深入谈判。对于明廷提出的“以赵权取代汉纳吉”的要求,阿南翰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我没乱,被赵卝乱了。今天我孙子下凡入汉是天地结合。幸运的是,皇帝立我为王,永远在北方长大。哪个部委敢吃亏...他怎敢受朝廷大恩?”直接促成了“安达(汗)进贡”。

延伸阅读:读书笔记:安为何三番五次主动向明朝进贡?

时至今日,蒙古人未能再次进入中原,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明朝的民族政策有其成功之处。但话说回来,分裂内耗、不注重吸收中原文化的长处等原因是蒙古人未能实现“二次崛起”的关键。

2)女真人与蒙古。

明末辽东女真人和蒙古女真人都是明廷“华夷关”民族政策下的“牺牲品”。李作为辽东都统,多次利用蒙女真与女真内部的各种矛盾,采取瓦解政策,以实现对辽东各族的统治。

当时“贪汉(明)产而不图志”的蒙古,经常徘徊在明廷和女真(后金)之间。他们时而联合明朝攻打女真,时而联合女真入侵明朝。坦率地说,明廷极其害怕女真与蒙古的结盟,所以总是采取“以夷制夷”的策略,利用“金元之仇”离间双方的关系。

然而,当努尔哈赤掌权时,情况大大逆转。他敏锐地意识到“合(蒙、女真)两利,分两弊”,于是主动联系蒙古各部“共同谋划”,以联姻、联姻的方式形成了稳定的“满蒙同盟”,如其“坚定不移”的伙伴之一辽东蒙古科尔沁部。

扩展阅读:

林丹汗的“统一大梦”,为什么会最终垮掉?什么是“中国”:清朝皇帝眼里的“中国”

事实上,清朝历届统治者从未中断过与蒙古结盟的政策。得益于满蒙关系的和谐,在整个清朝,长城几乎“失去”了防御意义,完全“坍塌”成了一堵普通的墙。

延伸阅读:读书笔记:清朝如何“统战”蒙古?

除了政治原因,经济原因也是满蒙结盟的原因之一。由于游牧经济和渔猎经济的不稳定,当遇到自然灾害或人为灾害时,他们不得不以掠夺的方式从中原农耕地区获取生产生活资料。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女真和蒙古走到了一起。但是,女性是主角,蒙古是配角。

3)明廷与女真。

明朝末年,吏治腐败,经济衰退,武备浪费,国力日益衰弱。明廷不可能做到“控制鲁,以制貔貅、老鼠、老虎、驴之类的野蛮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即便如此,明廷不仅没有正视自己由强变弱的残酷现实,也没有调整自己的民族观念。他还是抓住了华夷的传统观点而“自欺欺人”,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需要注意的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夺取中原的野心随着自身实力的扩张而逐渐增强。就拿努尔哈赤来说,他一直走的是“暗中发展”的发展道路——一方面,他向明朝进贡,表达自己的忠心;另一方面,要培养军事力量,扩大势力范围。

拓展阅读:读书笔记:什么是“中国”?满文文献中的“中国”。

明朝昏庸的统治者显然被努尔哈赤的“顺从”所蛊惑。他们天真地认为,努尔哈赤像蒙古人一样“贪图汉家的财产,却一点野心也没有”,“而奴酋是一个城市蛮族,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蛮族。这是抢劫,但不是俘获宋神女阿古,打败了她的野心。”然后,“顺理成章”,“因其势,用其力,赏之,假装用其名,以夷制夷”,梦想“我可以不劳而获”。

努尔哈赤利用明朝朝廷的傲慢,成功蒙蔽了这个庞大却日益腐败的中央王朝。值得注意的是,明代很多有识之士早已看穿了努尔哈赤的“伪装”:

山东巡按曾说:“如今,辽左兵马极为薄弱,而努尔(Nur) Hachi一方却藏着险恶用心。狡猾怎么想,情况一直,变态一直彰”;军部部长李华龙奏道:“奴才头领狡黠,非一日也.....如果中国没有错,就不会轻举妄动。一旦有事发生,如果是罪魁祸首,那就是同一个人。”

可惜明朝统治阶级对此充耳不闻。随着时间的推移,初出茅庐的清朝终于彻底摧毁了萧条、封闭、保守的明朝(延伸阅读:读书笔记:乾隆如何评价“辽、金、宋”和“哪个是正统”?)。

3)结语

综上所述,民族关系的好坏直接影响着民族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良好的民族关系有利于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相反,它会拖延甚至阻碍。

理性地探讨作为民族关系主导概念的古代华夷观的价值内涵,审视明末辽东国力消长,乃至明朝亡兴的全过程,对于正确处理民族关系仍有许多有益的历史启示。

扩展阅读:

读书笔记: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什么如此重视民族团结?读书笔记:为什么毛主席如此重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手机黄台网站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h福利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