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影人「重塑」网络电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22 00:06   浏览:
正文

?

本文来源于微信微信官方账号:One Entertainment Watch(ID:yiyuguancha),文/杜威。

“过去院线公司可能一年只送几个(线上电影项目)到三大平台进行评估,但今年尤其是疫情期间,已经增加到100多个。去年大家(传统电影人)还在犹豫,还在关注,现在基本开始正式开始了。”

从事电影发行十年,目前深度涉足网络电影制作的范,向One Entertainment Watch(ID:yiyuguancha)描述了今年传统电影人向网络电影市场的迫切转型。

但当谈话发生变化时,范继续强调:“然而,可能有一些甚至大约一半(传统电影人)想进入,但不能,因为他们性质完全不同”。

曾深度参与院线编剧的《双鱼陨星》导演、编剧-杨也与易娱乐分享道:“很多没有接触过网络电影项目的传统电影人,突然走进院线或者转型网络电影,就像是从一个热水池掉进了一个冰窟,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5月8日,电影院复工再次提上日程。5月19日,贵州省、昆明市宣布全面开放影院,全国电影产业逐渐觉醒。目前很难估计4个月的停赛留下的致命伤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在全国影院关停、大部分影院项目搁置的背景下,网络电影在2020年第一季度获得了历史性突破,仿佛有了“成人礼”。

全网电影一季度票房前30名电影分4.3亿元,票房超千万的电影23部,同比增长188%。自2014年以来,网络电影的票房分成在6年内增长了50倍。

代表作《道术神兵》《鬼故事:人间爱情》相继播出。截至4月30日,前者已斩获5300万分割票房,成为网络电影史上分割票房冠军。后者的制作和宣传成本均超过2000万元,将网络电影的格局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标准。

口碑方面,以奇幻冒险为主的“另类”网络电影《双鱼陨星》也带来了惊喜。它在豆瓣的评分是6.8分,已经是头部作品了,可以和院线电影的8分相比。评论不再是对网络电影的全面抨击,而是对戏剧、人文意蕴和创作手法的讨论开始了。

随着分割票房的几何级增长,口碑的成就,以及整体制作水平的提升,网络电影正在朝着“破圈”迈出更大的步伐。

对比前后中国电影电影的困境,似乎传统电影人心目中对网络电影的偏见壁垒已经逐渐被打破,网络电影的转型被视为一种“自救”活动。

《双鱼陨星》总制片人、何忠锐科CEO、同时也是院线电影《人被光带走》制片人的应罗佳,也明显感觉到曾经只是默默筹备网络电影项目的院线电影公司,现在“有点着急”。

但是,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当传统电影人最终“放下身体”进军网络电影时,他们之前背负的鄙视链会被轻易消除吗?他们真的能“守住”网络电影的气质吗?他们应该创造什么样的心态?他们会给网络电影市场带来哪些变化?

娱乐观察(ID:yiyuguancha)就传统电影人与网络电影的“转型”关系,采访了《双鱼陨星》总制片人应罗佳、导演兼编剧-杨、网络电影从业者范。事实上,当大量传统电影人进入互联网电影时,并不是创作形式之间的讨论,而是影视艺术美学对互联网的挑战。

【/s2/】对于传统电影人来说,请先把“网大”改成“互联网电影”【/s2/】自去年10月举办首届中国互联网电影周以来,“互联网电影”正式采用“互联网电影”作为统一的片名标准,以增强市场从业者在电影创作中的使命感,不断升级题材创意和制作水平。

但到目前为止,网络电影仍然是传统的。在电影人和影迷的心目中,他们是“粗制滥造”、“LOW”、“低俗”的代名词,他们把网络电影的转型视为“降维打击”。

5月初,由《鬼故事:人间爱情》总策划、总制片人刘朝晖撰写的《一封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最底层的信》阐述了业内对“网络电影”的刻板印象、污名化和原罪理论,引起了业内相当大的关注。

在这样固化的思维下,传统电影人受了院线电影的洗礼,突然不得不放低姿态,放弃自我表达,去拍一部低成本、有特色服务的网络电影来取悦观众。对于传统电影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即使是现在,当他们和我谈论在线电影项目时,他们仍然称之为‘网大’,他们无法改变它。这是惯性的东西。”范坦率地说。“自疫情爆发以来,迫于压力,很多院线公司和传统电影人,包括各个导演工作室,都在谈论网络电影。他们似乎已经妥协,但“误解和偏见”似乎一直存在。”

其中,对网络电影创作主题和账号分享模式的“偏见”最为明显。

从目前的网络电影市场来看,有四大热门创意板块:“东方奇幻”、“草根喜剧”、“战争动作”、“神秘生物+怪兽”,几乎占据了网络电影创作的80%。但面对这些热卖题材,传统电影人还是会有抵触情绪,因为他们都是“任磊作品”的高产区,被视为创作禁忌。

“在传统电影人眼里,最容易进入网络电影的是‘悬疑题材’,这是大家谈论最多的,因为悬疑片拼剧情和比较节奏,这是他们的强项。但我明确告诉他们不,悬疑片绝不是目前网络电影的主流。你也许能拍出质量过硬的悬疑片,但没用,还是没观众。”范对说道。

与题材创作相比,传统电影人对“模糊”的网络电影分账模式更为怀疑,不知道是否存在不透明现象。

事实上,自2017年初爱奇艺首次公布年度票房拆分账户,腾讯视频于今年3月5日首次公布线上电影拆分账户名单,并升级合作模式。到目前为止,优衣堂三大视频平台的在线电影板块终于实现了数据透明化。这为判断行业趋势提供了依据,成为投资选择的参考数据,为影视从业者提供了重要参考,也是用户在视频平台上观看偏好的真实风向标。

“现在,账户共享模式已经逐渐成熟,和院线越来越相似。大公司可能会有优先级,但都是正常现象,这一点不用太担心。”范向解释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范心里对有了一丝担心。一直强调自我表现的传统电影人心中的隔阂依然存在。网络市场转型后,他们会有一些妥协,但可能只是停留在表面,并没有说会与观众深度妥协,选择为网络电影观众服务。

在他看来,电影和网络电影本质上是不同的。前者注重艺术表现,后者更需要产品思维。网络电影必须最大化其商业属性和娱乐性,这是很多传统人无法清晰理解的。

“很多传统电影人可能认为我可以为了院线电影和商业妥协,但为什么低成本的网络电影会妥协?都是低成本的,不如我拍一部独立的自我表现的艺术电影。”范·大冰接着谈到了传统电影人的一个心结。

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传统电影人心中的壁垒似乎很难打破,有效的合作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通过了解,我发现这种情况确实很常见,但是不能一棍子打死。其中,有一大批电影人的影院同时接触互联网,他们之间的隔阂和隔阂要少得多。

比如前几天热播的《双鱼陨星》,由传统电影人创作,却成功打造了一部热门网络电影。

其总制片人应罗佳表示:“我觉得只需要关注核心内容适合什么样的载体就可以了。当题材适合网络电影时,就没必要负担太多(传统电影人)。比如网络电影在时效性上有着先天的优势,很多社会热点话题和喜剧元素在经过长时间的筹钱、制作、审核、发行院线电影后,再次上映时会有所滞后。但是用网络电影创作,效率更高,速度更快,与时俱进。其实在我接触过的很多传统电影人当中,他们都是非常豁达的,我感觉(院线转型网)可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

《双鱼陨》导演丁晓-杨也坦言:“创作《双鱼陨》的时候,我的心灵很放松,没有觉得破碎,因为我已经知道网络电影的标准和要求是什么。”

网络电影需要的“爽”点,传统电影人应该如何找到正确的创作方式?翻看《双鱼陨星》导演丁晓-杨之前的履历,他担任过很多知名院线电影的编剧,比如魏凡、宋洋主演的《长安路》,钟汉良、李政宰主演的国际电影《神奇逆转》等。丁晓-杨是一位具有相当资历的电影制片人。

与此同时,丁晓杨很早就开始关注网络电影市场,并保持不间断的创作。2017年,他还担任了两部网络电影的导演。他调侃道:“我看过的网络电影比你看过的电影还多。”

丁晓-杨可以轻松渗透到电影院和网络电影,他的创作经验值得我们关注。

当他写双鱼座陨石(以下简称双鱼座)时,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管理者。要控制成本,要把握这个故事要卖给观众什么。那么,最重要的是把最大的资金投入到这一点上。

“网络电影的所有局限,都来自于这个行业承载着固有的游戏规则。因为付费会员意味着他在一个封闭的空房间里,不像电影院电影,没有天花板。会员数量是一个明确的数据,根据项目内容,会进一步细分会员属于什么样的人群,会详细了解这些会员喜欢在哪里看电影。”

“因此,它的观众决定了网络电影的主题单一,很难打破这个圈子。当你清楚了这个逻辑,你就能纠正自己的心态。网络电影实际上是为特定的观众服务的。”丁晓-杨表达了他对网络电影理解。因此,丁晓-杨得出结论,“创作网络电影的核心其实是成本控制和服务于网络电影的观众”。

他以双鱼座为例。虽然是好剧本,值得制作,但他们还是遵循网络电影的预算规则,没有一次次增加预算,而是在现有成本之间进行选择。当发现特效需要大量资金却没有显著效果时,他们果断放弃。

“五毛特效被骂,10万特效也被骂,所以我决定把剩下的99999.5用在重要环节。所以你看到双鱼座的特效也在被骂,不过没关系,观众看到了它的其他亮点。”

不过,丁晓-杨也在反思,虽然双鱼座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得到了很多观众的认可。但他真的成功了吗?没有,就是没有生成现象级数据,没有达到“破圈”的最初预期。他分析说,在众多原因中,非常重要的是网络观众的喜好没有得到完全彻底的尊重。

“双鱼座陨石属于奇幻冒险和软科幻。里面包含了一些戏剧的亮点和一些人文意义,也有很多个人的表达和我自己的恶趣味。但是,这不是我的首创,也不是目前网络电影观众的主流喜爱。”

这一点似乎也印证了范对的所有怀疑。传统电影人会做出一些妥协,但可能只是停留在表面,并没有说要深度妥协,为这些网络电影观众服务。那么,它需要为网络电影观众提供什么服务呢?他们的服务标准是什么?

“其实这些观众想要的标准很简单,很多时候可以用一个词来解释,那就是‘酷’”。丁晓-杨解释道。

诚然,传统电影人更注重读故事、读人物、读创作手法,这是一部院线电影最重要的,而“爽”只是一个附属品。即使是商业片,它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单纯的提供‘爽’。但在丁晓-杨看来,这是网络电影目前的属性。

这正是范提到的。网络电影必须把商业属性和娱乐性发挥到极致。这种现象是极端的、残酷的、无奈的,但却是事实,是两者的差距。

“传统电影人进入网络电影,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适应规则、打破规则的过程。没错,但我认为目前网络电影市场更关键的是改编。”范总结道。

丁晓-杨进一步解释道:“目前网络电影的创作已经榨干了影视剧的创作元素,唯一剩下的就是直接给你提供‘酷’点。最近火起来的短视频付费电影做得更彻底了。”

当传统电影人能够静下心来,开始遵守网络电影的规则。这个时候,作为传统电影人,很多优势都会体现出来。

事实上,网络电影人有很多闪光点,但缺乏系统的创作方法论和良好的创作技巧。这个时候你是剧场编剧,写剧本可以考虑成本控制,当导演也要考虑风格控制。你是一个视觉效果的人,所以你可以很好地控制电影的视觉效果。

就这样,经过6年的发展,网络电影从野蛮生长到良性稳步升级,现在有望从数量向质量转变,甚至开始与院线电影并驾齐驱。

但鉴于目前网络电影的生态环境,传统电影人期望在短时间内进入网络电影,因此要与管理层做好沟通,调整心态,开始学会放弃自我,以服务观众的意识去思考。这可能是走路的捷径。

[/s2/]传统电影能否成功破圈?【/s2/】这里必须明确的是,为网络电影观众服务,为他们提供本文中提到的“酷点”,并不主张在标准、道德、创作手法等方面做什么都是为了满足“低俗酷点”。网络电影还有对资本负责,为雇主讲故事的任务。

更确切地说,传统电影人应该放弃自我表现,用更透彻的商业思维讲故事,用服务观众的意识去思考,而不是融入自己的个人情感或艺术理想。

范更多地将网络电影视为国内院线,以弥补国内中小电影不能归入网络电影的不足。

“目前网络电影的制作成本已经达到2000万甚至更高,减轻了各种创作环节的票房压力和制约。空留给创作者的创作还有很多。在成本控制和服务观众意识的保障下,才能充分发挥,这也是吸引传统电影人和年轻电影人束腰的另一个原因。”三位受访者给出了共同的期望。

在明确传统电影人应该如何向网络电影市场转型之后,我们更应该思考在疫情的压力下,除了被迫“妥协”之外,还能给网络电影市场带来哪些变化。

说到网络电影的所有话题,“如何破圈”总是排在第一位。

《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752位专家提出了未来一年网络电影的主要发展方向,其中60.4%选择“提升创作主体专业能力,推动更多专业团队入局”,其余47.7%选择“网络电影要探索新的学科领域,打破观众圈”。

“提升创作者的专业能力,探索新的学科领域”也是业内多次指出的未来网络电影将打破观众圈的关键。这两点在今年传统电影人的大规模转型和院线公司对网络电影的广泛战略布局后,似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

第一点很容易理解。专业素质较高、创作经验丰富的传统电影人加入到网络电影的创作中。即使有成本控制和观众服务的标准,他们在整体制作水平上仍然有显著优势,这势必会将网络电影的质量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除了双鱼陨星,比如2017年院线电影《道学魔法》的制片人魏俊子,也是今年网络版的制片人。与其他网络电影相比,这部电影的制作水平有所提高,这有助于它实现创纪录的票房表现。

在“没有数据支撑”的基础上,题材的探索和创新可能是网络电影或平台的禁忌,也是难以突破的瓶颈。

但三位受访者也给出了共同的期待:“对于传统电影人的转型,对于网络电影市场,要保持乐观,尽量创新题材,打破内容圈。这个过程极其缓慢,也极其艰难,但未来肯定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双鱼陨星》在口碑和人气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为应罗佳和何忠瑞科提供了新思路。在网络电影领域,以前只是偶然做的事情,以后会积极创作。更重要的是,她强调,何忠锐科及其创意合作伙伴不会跟风做重复内容,而是会秉持开拓意识,尊重市场和线上受众,探索开发更多有趣、有价值的项目。

丁晓-杨指出,当大数据达到一定极限,无法再翻新时,当单纯追求“爽”的观众数量趋于饱和,观影质量逐渐提升时,当传统电影人开始学习如何向互联网讲故事、做有价值的东西时,群体就会重新划分,新的标准也会随之而来。

“一些在行业外观察的传统电影人,会得出‘当下的网络电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结论,这让很多电影创作者望而却步。”

丁晓-杨补充道,“我想说两件事。首先,劣币的存在并不是因为造币者喜欢劣币。网络创作者对电影的品味不错。也许他们更关心观众的目标,他们已经收起了自我表达。第二,如果劣币真的赶走了良币,那我们就要多下功夫去造良币,不是说良币要战胜劣币,而是说只要有足够多的良币,互联网就会为了良币重新划分受众,创造新的游戏规则和空,这样我们就不用在一个赛道上和劣币竞争了。”

当这个空出现的时候,需要一个革命者带着划时代的作品出现。丁晓-杨进一步期待这样一个事实,即他的内容必须非常强大,同时,他的数据必须实现颠覆性的突破。比如《英雄》给院线电影带来的震撼,会给整个网络电影行业环境带来彻底的改善。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有开拓精神的投资者和玩家大胆进入,向各个方向尝试。预计传统电影人进入网络电影时,会有一定的欲望,在保持网络电影现有规则的基础上,成为第一个改革者,努力成为一个新的说书人,帮助网络电影成功开启3.0时代。

丁晓-杨至今遗憾的是,双鱼陨星并没有成为一个内容强、数据爆炸的改革者,没能给行业带来改变。不过,他至少很高兴看到这种不同类型的网络电影的成就,这给这个环境带来了一股新风,让大家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应罗佳说:“传统电影人进入网络电影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改变这个市场的想法和欲望。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目前网络电影的受众过于狭窄,需要不断有作品来拓宽受众领域。随着观众和观影口味的变化,我们会不断拓宽和丰富(网络电影市场),但前提是要有敬畏。”

范预测,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网络电影无论是故事还是技术都会有质的飞跃,甚至真的达到“小院线量”,再过几年,网络电影人或许能反哺到院线电影。

“目前我认识很多网络电影人,他们都有技术水平和服务观众的意识。在这个(整合)过程中,他们会慢慢成长,甚至升级拍摄院线电影,这也将是人才输出方面的一个反馈过程。”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手机黄台网站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h福利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