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的战争:第一集——黄色狂潮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22 00:21   浏览:
正文

"传播力、传播力、传播力是我们公共生活中最大的道德因素和推动力。

-普利策

(题图为主角普利策和赫斯特)

1864年,一个匈牙利犹太人来到波士顿。他原本是来看美国内战招募壮士的广告的,但因为他的经纪人吞掉了他的入伍费,他就悄悄离开了原本预定去参军的路线,去了纽约谋生。之后,他换了工作,但他的生活总是不尽人意。他甚至睡在路边一辆闲置的马车里。一天,他决定离开纽约,乘一辆破马车去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1848年在欧洲爆发的大革命,导致大量德裔移民美国密苏里州,而他恰好精通德语,最终能在一个城市找到合适的归宿。在圣路易斯,他找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并在该地区最大的德国报纸《西部邮报》担任记者。没想到的是,他的新闻感被清晰地透露出来,很快他就成为了报社的合伙人之一,拥有了公司的股份。第二年,他卖掉了个人股份,获得了很多利润,这也成为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桶金。他是普利策。

(下图为普利策奖)

1878年普利策以低价购得《圣路易急电》,后来将与同样陷入经营困境的《圣路易晚报》合并,成为《圣路易急电邮报》。在合并后的新报纸,普利策便开始实验未来的新闻模式——诱人的标题党、深度调查新闻、接地气甚至有些煽动性的文字,很快这一报纸就获得了巨大成功。后来普利策家四代人都掌管着这家报纸,直到1995年他的曾孙因为管理层矛盾而结束了普利策家族的世代传承。1878年,普利策低价收购了《圣路易斯快报》,后与同样陷入困境的《圣路易斯晚报》合并,成为《圣路易斯快报报》。在合并后的新报中,普利策开始尝试未来的新闻模式——吸引人的头条党,对新闻的深入调查,接地气甚至一些煽动性的话语,很快报纸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后来,普利策家族的四代人掌管了这份报纸,直到1995年,他的曾孙因为管理冲突结束了普利策家族几代人的传承。

(圣路易斯特快专递今天依然存在)

世界报展露头角世界新闻出现了。

1883年,已经在报业享有盛名的普利策以34.6万美元的价格从铁路大亨杰伊·古尔德手中收购了《纽约世界报》。当时报纸每年亏损4万美元,是有影响力的刊物。1884年,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普利策成功当选为纽约美国众议院代表。值得一提的是,普利策是共和党人,但作为当时开明的共和党人,他反对保守派共和党人建议格兰特总统连任的提议,最终失败,导致他成为民主党的一员。普利策的议员生涯非常短暂。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因为报纸管理工作繁重,选择放弃这个职位,专心发展《世界报》。

普利策在《世界报》的管理方法与圣路易斯的经验并无二致——标题党、大量耸人听闻的报道、关注犯罪报道、社会运动等社会敏感话题。在调查记者中,内利·布莱(前伊丽莎白·科克伦)是最好的。她著名的作品是加入《世界报》后,偷偷潜入布莱克韦岛的一家精神病院,假扮成一名女性精神病人。最后,她写了一篇文章,揭露了在当地精神病院虐待女性患者的暴行,一炮而红。之后,布莱模仿凡尔纳的名著《绕地球八十天》,去了欧洲、香港、新加坡等地。当时他创造了“世界纪录”,进一步扩大了《世界报》的影响力。《世界报》的发行量从普利策收购前的1.5万份飙升了40倍,达到60万份,真正实现了从屌丝到大v的飞跃。

(布莱)

在国际象棋比赛中相遇――在比赛中势均力敌

归根结底,美国普通民众识字率的提高导致新闻受众对信息的需求大增,这也是普利策成功的主要原因。然而,普利策并不是唯一的智者。当时《纽约太阳报》作为最早向公众发行的小报,在19世纪90年代风靡纽约街头,经常抨击普利策旗下《世界报》的一些言论。但真正让普利策感到威胁的是赫斯特的报纸。1895年,曾经在旧金山赫赫有名的报纸天才威廉·赫斯特买下《纽约新闻》,开始与普利策的《世界报》竞争。

(赫斯特)

事实上,双方操作方式的揭示非常相似——抛出争议问题,制造冲突,增加报纸销量。1895年,普利策成功推出由著名漫画家理查德·奥科特创作的“爪牙”漫画系列,受到好评。“爪牙”在形象上与中国后来的三毛有些相似(当然肯定是三毛的鼻祖)。它只有几根头发,没有牙齿,穿着一件黄色的大衬衫,四处游荡,发表口语化的评论,批评缺点,从而赢得了纽约人的青睐。

然而,内容创业的根本障碍实际上比想象的要低得多。赫斯特抛出高薪,直接将Outcault的团队挖进了新闻报纸,从而在两家报纸之间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商业战争。挖走漫画团队后,普利策想以更高的价格拯救团队,但赫斯特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不仅如此,赫斯特还采用了“互联网思维”,以1分钱白菜的价格(世界报的价格是2分钱)出售报纸,新闻报纸的发行量从零迅速达到15万份;普利策生气了,不仅降价,还宣称对方是个年轻人,有一天父亲不让他继续烧钱卖报纸。然而,在忙乱时期,普利策出现了一些“动作变奏”,让他的员工感到羞辱,纷纷逃离,有点像今天的情况。。南华。

可笑的是,虽然双方的斗争异常激烈,但双方的价值观却非常相似——都是对劳工和移民持同情态度的民主党人,还在周日的周刊上花巨资,从周一到周五都跳出了周报的范围。虽然奥特卡特的爪牙被赫斯特带走了,但王老吉的鼻祖普利策是不会放弃的。他立即聘请了另一位著名的画家乔治·劳斯(不是卢卡斯)来画新版《爪牙》。从此,纽约人可以看到两个版本的奴才,简直是百战不殆。

美西战争

赫斯特和普利策都认为美西战争是由他们的报道引起的。其实美国总统根本不会看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更不会说他们夸张。然而,早在1895年,他们就开始夸大古巴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西班牙的残暴统治使得美国有必要进行干预。但是各种文字的渲染和夸张都没有经过事实的验证,事实变得根本不重要。每个人都来自吃瓜的人,只要能卖报纸,就有钱赚。不断的渲染使得公众舆论的反西方情绪高涨。最后,美国带着美国的国家战略意图,与西班牙开战。美西战争一打响,双方就在主要版面上发表了关于美西战争的详细“报道”。其中,赫斯特作为“战地记者”,还自称领先于所有报纸。美西战争中的这一轮舆论战也使得两家报纸的发行量超过了百万份。

(缅因号沉没也有报道,《世界报》报道说是想赢,美图如画。)

(报纸用煽动性的语言取胜。)

由于双方的报业战争,历史学家将小黄人的元素作为主基调,称之为"黄色新闻"(yellow journalism),当然不是指色情内容,而是指双方为了发行量而在内容端疯狂地进行尝试。然而在后来,黄色新闻成了贬义词,泛指不择手段拉阅读量的行为。由于双方的报纸大战,史学界以《爪牙》的元素为主要基调,称之为“黄色新闻”。当然不是指色情内容,而是指双方在内容端为流通而疯狂的尝试。但后来,色情新闻成了贬义词,一般指的是用任何手段拉着阅读的行为。

美西战争后,普利策开始收手,后悔自己在美西战争中卖报纸的行为,但赫斯特并没有收手。在1900年的总统选举中,他支持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布莱恩输给了他的对手麦金莱,他的专栏作家实际上鼓励每个人暗杀总统。结果,麦金莱总统在1901年被暗杀,这直接导致了新闻报纸受到舆论的强烈谴责和攻击。1906年,新闻报纸发行量完全萎缩,赫斯特直接将其关闭。与此同时,相对中立、客观的媒体《纽约时报》开始蓬勃发展,并在20世纪初逐渐主导美国纸媒。

推而广之。。。

然而,时至今日,被视为“劣币”的黄色新闻系报纸,依然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默多克旗下的《太阳报》比《泰晤士报》多了几杯阅读量,但《泰晤士报》也是默多克的,它可以用流量惊人的《太阳报》来抬高影响上层建筑的《泰晤士报》,成为混乱的重要根源。香港的《苹果日报》是以“以天下八卦为己任,致他人于死地而后生”的娱乐精神为基础,在香港有着超人的影响力,更不用说一些真正的黄色周刊了,比如《Next Weekly》。在中国,渠道的寡头化使得文字内容的提供者越来越无能,严重失实的报道比比皆是。可见,色情新闻、弱智媒体不是20世纪初的专利,也是媒体永恒的主题。

至于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普利策,他后来在1904年把总编辑让给了年轻人弗兰克·科布。虽然他和科布相爱相杀,经常发生矛盾,但至少这个年轻人继续继承了事业。去世前,他想让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一所新闻学院,但一开始哥伦比亚大学拒绝了,直到去世后,他才接受了当时捐赠的200万美元。1917年,他设立了普利策奖,以表彰那些在新闻事业中取得杰出成就的人。这也使普利策在历史上闻名。另一位英雄赫斯特专注于报业,在20世纪初控制了美国许多主流报纸,直到大萧条来临,债务危机爆发。不过,赫斯特家族在如今的美国媒体中仍有影响力——三藩市纪事报、休斯顿纪事报、Cosmopolitan和ESPN(20%%少数股权)都是赫斯特传媒集团的媒体资产。

(下图为美国纽约赫斯特大厦)

最后,我用普利策的一段著名对话结束了这一集:

“有人问普利策,‘为什么你总是对记者那么宽容,对编辑那么苛刻?’普利策说:“我认为这是因为每个记者都代表着希望,每个编辑都会失望。"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手机黄台网站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h福利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