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电影的三种生命审视——天堂、人间与地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22 00:09   浏览:
正文

“我并不怕死,我只是希望在死亡来的时候,我恰好不在。”

在电影《解构爱情狂潮》中,有一个有趣的片段,伍迪·艾伦饰演的男主角哈利来到地狱救他的“爱人”。在地狱里,他遇到了一个管理地狱的堕落天使,哈利告诉他:“你什么都不是,你是一个堕落天使,我从来不相信上帝和天堂。我比你更有罪。”

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质疑上帝和另一个世界是很常见的。在《爱与死》中,试图刺杀拿破仑的鲍里斯相信自己不会被判处死刑,却死在了卫兵的步枪下。在《赛点》和《罪恶与错误》中,主人公对爱人的杀害并没有被揭露,反而获得了一种可以消除道德焦虑的安慰。

质疑上帝,一方面是因为怕死,另一方面是对现实的厌倦。

看看《爱与死》里鲍里斯身边的傻瓜。他们是战争狂热分子,是无知的商人,是信仰上帝的自大贵族。表哥索尼娅几乎是唯一能吸引他的人。和这个人类的缪斯女神相比,有什么可相信的,被傻瓜相信的上帝?换句话说,我们为什么不应该质疑上帝?

但是伍迪质疑上帝的条件是他对上帝的信仰是对称的,人们会因为怕死或者对现实感到厌倦而选择相信。因此,伍迪眼中的上帝不是绝对的信仰,而是信仰所承载的实体和权威,而这种权威的功能就是被消解和讽刺。在这一系列的消解和讽刺中,伍迪试图寻找另一个奇迹,这种追求的最终结果可能并不乐观。就像《罪恶与错误》中自杀的哲学教授一样,作为一个一直倡导追求幸福、爱和自我的哲学家,他。

“我不相信有来生。如果有,我会带更多的内衣。”在伍迪·艾伦看来,天堂很遥远,他的电影多次涉及天堂,但它经常作为嘲笑的对象出现。伍迪电影中提到的天堂绝不是一个信仰或承诺的地方,而应该这样理解:一个人试图从天堂的角度来审视我们人类的生活。因此,人类的喜剧和悲剧总是在表演中上演。借助伍迪·艾伦的表演,我们可以同时看到喜剧和悲剧。我们嘲笑喜剧电影中那些倒霉角色的倒霉,因为我们是“天堂”里的观众。除了屏幕内外、幻想与现实的关系外,天堂与世界还有另一层关系。

借助伍迪1985年的电影《开罗紫玫瑰》,我们可以找到这种关系。在这部电影中,一个电影角色在电影放映时“逃离”了屏幕,并被电影制作人追赶。在这个故事中,有三个层次的形象关系,一个是现实和虚拟,另一个是虚拟中的现实和虚拟中的虚拟。当虚拟中的虚拟与虚拟中的现实融合时,一种全新的关系就产生了。这时,走出银幕的角色不再来自“世界”,而是作为“天堂”的一员来到电影中的“世界”。

当塞西莉亚最终在虚拟和现实之间选择现实时,她的爱情注定要失败,因为她抛弃了她的天堂,背叛了她的幻想。最后,塞西莉亚只能独自在电影院哭着笑着。这时候,电影中真正阴险、精彩的部分就完全显露出来了——在大银幕前看电影的不是我们面前的塞西莉亚吗?我们面前的“世界”不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吗?

“人分为精神和肉体。拥抱一切崇高的追求,如诗歌或哲学。而身体享受所有的快乐。”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人的处境和一系列道德伦理问题都被一种人性——自私打破了。

显然,在伍迪·艾伦眼里,自私带来的不仅仅是别人的不满和厄运,更是一种作用于自己、源于自己的道德。每个人都需要维护自己,从自己身上找一种道德,而不是从文明的规则里找。因为有纪律的道德总是脆弱的。

在《赛点》中,男主角相信自己的运气,他相信《赛点》的最后一击是靠运气铸就的。他曾经背离了不幸和幸运的现实,最终选择了幸福和幸运的一面,放弃了社会认可的道德。这种道德的脆弱性在于它容易受到个人福祉的影响。

反过来,这也解释了伍迪·艾伦在大多数电影中共有的主题——出轨和道德焦虑。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伍迪拍摄的几乎每一部电影都涉及到以下话题:出轨、家庭矛盾、死亡、自私的主角、三角恋、艺术与现实……伍迪的镜头越来越聚焦于以家庭为单位的微小方面。在此期间,伍迪·艾伦的电影扮演了一个“显微镜”般的角色,通过精湛的戏剧结构和文本,他逐渐建立了一套自己的。出轨三角恋是家庭伦理中的禁忌,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出轨三角恋几乎成了每个人获得幸福的唯一途径。但这些在多边恋爱中获得快乐的人,不愿意面对自己幻想即将破碎的现实,不愿意走进另一个现实。换句话说,他们向观众展示了自己幼稚的一面,他们用自己的童心反抗秩序和纪律。正是因为他们的幼稚,他们才无法真正反抗。他们来自自己的家庭,也会回到自己的家庭,那些浪漫的事情最终都会烟消云散。就像电影《非强力春药》里演的那样:“我”怀的是你的孩子,而你怀的是“我”的孩子,但我们可以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拥有不同的幸福家庭。

而另一条路通向悲剧。这是赛点英雄做出的最终选择。他被欺骗烧得精疲力尽,最后用猎枪杀死了自己的爱人,同时,他得到了一个登高的机会。关于他的精神状态,我们不得而知。也许他一生都在被罪恶折磨,就像《罪与罚》中的拉斯卡·尼科。也许他会成为《犯罪与错误》中的眼科医生。通过杀人,他没有感到内疚,反而减轻了痛苦。道德在人性中的作用变得模糊不清。在运气、财富、家庭和人性的诱惑下,道德只是成为现代文明的一种虚假修辞。特别是在中产阶级的道德审查制度中,道德的功能只是自我约束。它带着虚假的面具走过名利,制造出“道德自我充实”的假象。但是外强中干,根基已经摇摇欲坠。《赛点》改变了伍迪过去幽默的口吻,开始用忧郁绝望的眼神看待人类的生活和命运。

Match Point是一个谜语,而不是寓言,这个谜语正是我们现代社会人类为了生存必须解决的问题,即使它从来没有答案。

伍迪·艾伦是个悲观主义者。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的悲观主义始于童年,喜剧,他的犹太家庭,从小质疑他的信仰,纽约,一个吞噬人类的巨兽,脱口秀,几个疾病,几个社会恐惧和几部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

在每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心中,一定有一个地狱。

“人类要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面临十字路口的选择。一条路通往无望和绝望。另一条通往灭绝。”

死亡是伍迪·艾伦电影中的一个重要元素。显然,这一元素在《爱与死》中已经出现,但《爱与死》中的生与死大多是对伯格曼电影的挪用和解构,所以这种死亡概念不够真诚,或者说,它不是“伍迪·艾伦”,尤其是在伍迪还没有找到自己对死亡的独特解读的时候。

死亡真正融入了伍迪·艾伦的创作动机,最好的是《解构爱情狂热》。在这部电影中,对死亡的焦虑总是侵袭着神经质的作家哈利。哈利的故事包罗万象,包括一个在第一个晚上之前被宣布死亡的年轻人,以及一个失去焦点的电影摄影师。哈利来到了地狱,但事实证明,地狱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实际上遵循着人类的秩序...

《解构爱情狂潮》最微妙的一点是,它完全以创作者的身份看待故事,所以观众看到的焦虑自然是作家命名的哈利的自我焦虑——一系列糟糕的情感经历、一个尴尬的奖项、永不满足的性等等。哈利生活中似乎什么都不缺,但我们最终发现,他是一个各方面都很稀缺的家伙。60多岁的哈利,没有固定的感情关系,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最后我们才意识到,这个外表光鲜、感情经历丰富的知识分子,不过是个可怜虫。他唯一的伴侣是小说,他生活在自己虚构的故事中,以减轻对死亡的焦虑。至于故事里的一切是否真的发生了,我们无从得知。

《爱的狂热》的解构并没有直接表达死亡,而是聚焦于现代生活的焦虑。影片中唯一的死亡来自一个哈利几乎不认识的家伙,但这个家伙欣然同意陪哈利领奖。最终,他毫无征兆地突然死在哈利的车里,这似乎印证了命运的无常和狡猾。然而,死亡就像空空气中的尘埃,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每一个人。

因此,尽管地狱从未出现,伍迪仍然构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电影的地狱系统。在《解构爱情狂想症》中,对失去生命中心、阳痿、孤独和死亡的焦虑频繁出现,地狱的焦虑无时无刻不在哈利心中滋长,最终哈利到达了那个地狱。然而,到达地狱并不意味着救赎或惩罚。相反,人各走各的路,一切都没什么不同,除了无意义。离开地狱后,哈利将继续面对他的孤独。

在《赛点》、《罪与错》乃至《不讲理的人》中,地狱都是一个邪恶的深渊,主角们都曾凝视过这个邪恶的深渊,并沿着边缘逐渐滑入其中。《不讲理的人》的覆盖面更广(更经不起推敲):一位哲学教授受到“平庸之恶”理论和小说《罪与罚》的影响,试图杀死他。

伍迪曾经说过,谈论“死亡”的最好方式不是去想它,而是通过写作或做其他事情来缓解这种焦虑。《恋人的解构》中的哈利也是这么做的。他通过不断编造故事和小说,将自己从沉重的现实中解放出来,这与塞西莉亚在《开罗的紫玫瑰》中的做法不谋而合,甚至艾略特在《汉娜姐妹》中回归家庭也是一脉相承,这让他至今仍对空或《午夜巴黎》保持幻想。现实无法给我们带来生活中必要的愉悦,只能从幻想中吸收,从文学、电影、音乐、艺术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这就是伍迪自己的人生哲学。

当我们需要幻想,试图逃离现实的牢笼时,世界又变成了地狱,但这个地狱里没有岩浆,也没有锁链。和浪漫的巴黎比起来,我面前的老婆和小姨子比起来实在是太无聊了。比起电影里的美好亲吻,现实中喝酒家暴的老公实在是太恶心了...作为地狱的一等公民,“道德”是我们首先要学会摒弃的。

“死亡是少数几件只要躺下就能完成的事情之一。”

人生成长的毕业典礼无疑会导致死亡。然而,我们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死亡,同时,我们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只对自己保持现实的一面。因此,我们生产文学、音乐、绘画和电影,它们显然不仅作为逃避现实的工具存在,而且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导致个人自由的条件存在。伍迪·艾伦无疑是世界上最深沉的人之一。他总是有趣,总是悲观,善于调侃生活。他通过焦虑、忧郁、幽默和自我消解三种审视生活的方式,为自己搭建了一个电影厅。同时,他也为观众解读生活、人生提供了一套独特的蓝图。

欢迎来到伍迪·艾伦的电影厅,这里有神经质的作家和编辑,失恋的知识分子,杀害恋人试图离家出走的丈夫,爱慕虚荣的明星,惧怕婚姻的文艺青年,误成为革命者的蓝领工人,陷入多边恋爱的年轻人,沉迷于电影或广播的家庭主妇。

欢迎大家直面生死焦虑,学习一套完美的做爱方法,以及如何用香蕉逗一群猴子笑...对了,别忘了买回天堂的返程票,别忘了上帝,别忘了祈祷,还有,别忘了厕所门口那个拿着镰刀面无表情的家伙。当你排队找他时,别忘了向他要一张签名照。

(本文首次发表于:柚子电影公社)

“如果有什么能拯救我们,那一定是思想和悲伤的欲望。”

欢迎来到我的豆瓣:理想主义平衡论。

微信官方账号不经常换,暂时跳过吧。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手机黄台网站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h福利社 2013-2021 版权所有